郎潇

欧美.警匪.戏子.最近沉迷玉先生
欢迎扩列

【杨刚cp】玉先生和杨团长(2)


6.玉先生紧跟潮流开了b站账号。划拉着关于自己的动态,也随手叫人帮自己剪辑了几个鬼畜视频,放在网上。不知道怎么传的在一帮网友打开新世界的呼喊中,也给杨团长看见了。
杨团长瞅着视频里上蹿下跳的玉先生听着他神奇的口音
不是说好的高岭之花???

7.杨团长还没怎么缓过劲来,就听说玉先生要出国去了的事,是去大学开讲座。
宣传咱大中华文化啊,多好的事。
啥?得去个小半年?
杨团长隔着电话跟玉先生讲,心里却莫名有点痒痒。
等到了开讲座的那一天整个讲堂下坐满了人,玉先生一身西服,立在最前头,阳光打在他身上让他很是夺目。玉先生笑得随和,唇角上扬个温润弧度,目光平和扫过台下,正欲开口眼角却瞥见个身影。
墨镜遮了半张脸,还特意挑了个角落。
这下子玉先生眼眸里淌得可真是满满笑意了。

8.请那位同学来谈谈自己的感受。
杨团长有点傻了眼。瞪大眼睛盯着玉先生带着笑意的脸庞,自己这是被认出来了?
更重要的是,刚刚杨团长净顾着瞅玉先生了,话倒是没注意听。
杨团长只好硬着头皮站起来。
之前还不要紧,这一站可好,全礼堂的目光都唰唰聚在他身上了。
杨团长有点懵,但这么多年的历练还是让他马上挺直了腰板,脑子里过一遍大纲,清清喉咙就开口了。
随着最后一个尾音发出,杨团长结束了发言,不说效果怎么样吧。至少杨团长对自己流利的英语还是蛮满意的。

9.玉先生的演讲是在掌声中结束的。很明显外国大学生挺尊敬和喜爱这位东方艺术家。杨团长也挺高兴,站在大学门口等玉先生出门。
挺不错啊,看不出来嘛,玉先生还有这一手。
你也不错,隐藏得真好。那墨镜都闪到我这儿了。
啧啧,学坏了,跟我贫。
你教得好啊。

10.从欧洲回来,杨团长和玉先生各自忙着自己的事,一晃也许久没有联系。
直到有一天玉先生受邀参加综艺节目。碰巧杨团长也在,这次他倒是一改往日的模样。打扮潮流站在台前,密密灯光织成网汇在他身上,让人轻易便可找着焦点。
当杨团长随着节奏故意蹦哒到玉先生身边,玉先生觉得自己这位置有点近,连他得意的神情和眉眼间的情愫都能看得清楚。
一曲终了,主持人为了效果,开玩笑般把二人一块请到台上要合唱几句。
杨团长声音醇厚。若是说玉先生嗓音如茶,那杨团长便是酒了。
一浓一淡,倒是合出另一番风味。

11.在后台,杨团长逮住正在卸妆的玉先生。
有空没?有空咱俩去喝几杯
成啊,我喝醉了你可得负责。
没问题,负责一辈子都成。

【杨刚cp】玉先生和杨团长(1)


1.杨团长是谐星,纯纯的东北爷们儿。
玉先生是戏子,正儿八经的东北人。
杨团长在台上耍怪扮相逗观众捧腹大笑,台下倒也随和,偶尔几张自拍也能调调小姑娘胃口。
玉先生不论怎样都仙气飘飘,唱戏的时候女声也好男声也罢,都好听得润进人心里去。
第一次见玉先生,杨团长想,他真好看。

2.杨团长找上玉先生叫他一起合作喜剧参加节目。玉先生一愣答应了。
彩排的时候杨团长叫玉先生在地上躺下
玉先生:不,要轱辘你轱辘。
杨团长有些惆怅。

3.几期节目过去,玉先生适应了喜剧的模式,越演越好,也当了一回别人的助演。按剧情在地上连滚带爬,勤勤恳恳。表演效果很好。玉先生挺开心。
杨团长一看很惆怅,脸上褶子都出来了。
这可是我教出来的白眼狼。

4.玉先生跟杨团长在这节目结束后留了微信。两人偶尔也闲聊上几句,不说些别的也就是天南地北瞎扯。杨团长觉得玉先生也挺可爱。

5.后来一天晚上。玉先生巡回演唱会结束跟大伙一起开庆功宴。喝高了有点迷糊,一路紧绷的神经在送走最后一位工作人员的时候啪嗒断了。玉先生掏出手机给杨团长打了电话。
扯着嗓子喊:杨树林你搁哪呢,过来接我回家。
杨团长正在排练,看了眼腕表上哒哒直跳的表针。有点哭笑不得打个车去接蹲在马路牙子上的玉先生。
这小祖宗真难伺候。